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在黃貫中心里,黃家駒的份量有多重?

知音難覓,可遇不可求,你越是煞費苦心地去尋找,往往越不可得,可也許就在某個普通的日子,某個很尋常的場合,那個最懂你的人便出現了。他能聽透你琴聲中的一切感情,他無條件欣賞你的才華,最重要的是,他愿意陪你一起闖。從互相認定對方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要做一輩子搭檔,并且悄悄在心里告訴自己,與他共行,此生無憾。

1983年,Beyond成立。1985年,黃貫中入隊。1993年,黃家駒離世,兩人攜手度過了8年光陰。2005年,Beyond解散,自此黃貫中與BEYOND這塊招牌再無實質性聯系。

黃貫中第一次見到家駒,是1984年底,在旺角的運通泰酒樓。當時Beyond的自資音樂會即將開唱,葉世榮請來了學設計的黃貫中,幫助樂隊設計海報。家駒說,能不能將Beyond的O字做成發光效果?黃貫中說這可不容易,然而家駒卻自信地說,我們肯定可以做得到。這可能是理想主義者黃家駒給黃貫中的第一次深刻印象,排除萬難,努力去做想做的事。

我們無法得知永遠等待演唱會開唱前,黃貫中剛剛加盟Beyond樂隊時的感受,本來設計一張海報就完事了,沒想到恰逢陳時安出國,到底該不該頂替陳時安加入呢?在短暫磨合后黃貫中決定留下,這一留,幾乎就是一輩子。直到今天,一提起黃貫中,他最響亮的頭銜依然是前Beyond主音吉他手。是福還是禍?

按時間和作品來分析,按已知的資料來看,家駒在時,黃貫中從沒有動過一絲想要離隊的念頭,而且很享受這個Team。他之前在高速啤機是玩重金屬的,到Beyond之后風格和演奏手法都變了,必然是有點措手不及的,不過他很快就找到了最佳狀態,并出色的完成了永遠等待演唱會的考驗。

一支樂隊,配合的默契度至關重要,入隊之后的8年間,家駒的主旋律黃貫中的和弦,家駒和黃貫中的雙吉他對話,又或是黃貫中的主音吉他配家駒的聲線,都堪稱天作之合。這一對搭檔的作品令多少人愛上了搖滾樂?他們的配合讓多少人決定要去組樂隊?成蹊相信,這個數字大到難以統計。

最初不如意的幾年里,Beyond似乎永無出頭之日,然而黃貫中照樣咬牙挺了過來。就算全世界都孤立你,我也會始終站在你身后,我之所以如此堅定,只是為了讓你感受不到孤獨。其實我同你一樣,生來孤獨。

黃貫中說過,“黃家駒是香港的一個經典人物,是我的好朋友、好兄弟。沒有他,我不會有今天的成就。他是才華擋不住的那種人,靈魂人物,我們只能默默追隨。我和他常有共鳴,很佩服他的獨立見地,很多人看不到的東西,他也能一一道出。”

不僅音樂才華卓絕,家駒還像個強大的修復劑,有他在,團隊里的一切矛盾都可自然消散。分裂,從他離開后開始。分裂,從Beyond歌迷開始。

Beyond歌迷群體中有大量的“倒中派”,他們提及最多的莫過于1996年的精彩LIVE & BASIC演唱會,你肯定猜到了,導火索就是那首與家駒命運相連的名曲海闊天空。黃家強淚灑前衫,葉世榮悲愴哭泣,唯有黃貫中,他昂起了倔強的頭,一滴眼淚也沒有掉。

從那之后,黃貫中與鐵血、冷酷、無情無義等詞匯再也沒有掰開過。一個音樂人用音樂的形式向知音表達哀思,結果卻得到了如潮的惡評,這不滑稽么?你可知道,那段吉他solo里載有千噸的淚水和無盡的哀思。

對看客的描寫魯迅堪稱圣手,看客們在祥林嫂的絮絮叨叨里得到了滿足,看客們在目睹別人被殺頭時得到了滿足,看客們在孔乙己的破落不堪中得到了滿足。看客的冷酷和麻木令人膽寒。看客心理,就像強力膠一樣粘在某些人的性格暗處,摳都摳不下來。

看客心理是麻木的,而眼下人們的圍觀心理是可恥的。因為這些人不僅充當了看客,滿足了自己的心理需求,還要刻意挑錯和離間,他們根本不明白也不想明白Beyond和家駒的價值,更不可能關心音樂,只想沿著一個錯誤的思維方式一路跑下去。

當你和這些人說,為什么黃貫中一定要掉眼淚呢?這是悲傷的標配么?你沒聽到那凄厲的琴聲么?他們一定會說,我不懂音樂,我聽不懂。

1994年《二樓后座》,遙遠的Paradise里的不甘怒吼,We Don’t Wanna Make It Without You里的如水思念和痛失摯友,愛得太錯里黃貫中想念家駒到失控入魔……這些,他們還是會說,我不懂音樂,我聽不懂。

當然,在這些人看來,故事、不見不散等寫給家駒的作品,其重量疊加起來也統統抵不過一灘眼淚。他們永遠也體會不到兩人在靈魂和藝術層面的交融。

除了96海闊天空不哭事件,想必你也知道朱茵黃家強事件以及黃貫中剁父事件吧?看客們怎么可能放過這樣的猛料,一如既往地追著叮咬,然后四處發酵。

正是這些“歌迷”長期攪動三子這潭水,才使得三人漸行漸遠,甚至幾次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嗯,這正是圍觀者希望看到的,因為他們狹隘的認知得到了實現,順便觀看一場兄弟反目的大戲。看,我說得沒錯吧,他們沒啥真本事,沒有家駒肯定是一盤散沙……

很多人在潛意識里并不希望三子做出好音樂并獲得各界認可,因為他們更希望雞飛狗跳和無法收場。

相比之下,成蹊實在有點羨慕列儂和麥克特尼,偶爾也會有人閑出屁去研究二人到底誰才是披頭士的靈魂,但總體來看,他們的關系并未因為樂隊解散和列儂離世受到影響。

就作品而言,列儂是隨性不羈的叛逆分子,而麥克特尼卻理性沉穩得多,迥異的性格并沒有妨礙他們一起創作,一起磨合,一起看著自己寫出的歌霸榜。他們欣賞彼此的卓越才華,更明白對方的可貴。麥克特尼這樣評價列儂,他是一個狂野、迷糊的天才,是我有幸能一起工作,一起散步,一起交談,一起安睡的人。

黃家駒和黃貫中的性格也很不同,一個話多,一個沉默,一個喜歡背負,一個喜歡放手,一個理想主義,一個忠于自我,但別忘了,他們也有很多相似之處,都熱愛著搖滾樂,都向往自由自我,都希望做不違背內心的好歌,面對亂象都敢怒敢言,都是響當當的真漢子。

家駒走后,黃貫中經歷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悲痛,請通過音樂去印證這一點,謝謝。三子遭受質疑時,他扛起家駒的大旗,成了樂隊的主心骨,用一首首不帶絲毫妥協的作品回饋歌迷,同時也唱給遠走天邊的知音。他接受采訪時很少痛哭流涕,卻給人一種感覺,家駒并沒有真的離開。

按照慣例,或者遵循大家的閱讀習慣,我應該盡量全面地列舉黃貫中的微博內容、紋身照片或訪談視頻來加以佐證,但我認為沒必要,因為列舉這些東西總覺稍有不妥,似乎是對他們純潔情誼的不尊重。家駒在阿Paul的心里重有千鈞,是唯一的,是不可超越的,是溶于血液的,打不散也拆不開。

毋庸置疑,在黃貫中看來,曾有幸與家駒并肩進行音樂創作是他此生最大的意義!

幸好還有音樂,它不會欺騙我們。家駒霸氣的聲線,黃貫中走心的solo,無不在告訴聽者,曾經有兩位桀驁的音樂人在這些作品里相遇過。一輩子的知己兄弟,情誼兩心知。

黃家駒和黃貫中,是那個特殊年代里無可復制的絕代雙驕,他們默契地合力將音樂塞進你我的心底,然后我們再也沒有走出來。

(一些視頻和音頻在這邊無法順暢發布 請移步關注微信公眾號 一路有家駒)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在黃貫中心里,黃家駒的份量有多重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加勒比海盗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