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于黃家駒
止于全世界

《再見理想》專輯,Beyond初期的一塊無暇璞玉

1986,搖滾,香港,中國

1986年,Beyond樂隊的首張專輯《再見理想》問世,由Beyond自費出版,這張專輯也昭示著一段樂壇傳奇的誕生。專輯的封面照是一個微微皺眉的稚嫩的孩子,正在現實與理想間迷茫的回望。

1986-2016,再見理想專輯誕生距今已整整30載,時光荏苒,滄海桑田,一切在變,經典流傳!

再見理想共三個版本,1986版Beyond自資盒帶,1991年陳健添再版的盒帶,1991年kinn’s公司發行的CD版。這是Beyond樂隊的第一張專輯,雖然當時沒人簽他們但還是固執的出版了。這是黃家駒闡述自己音樂想法的最好語言,雖然其中大部分歌曲被冷落和遺忘了。

再見理想專輯凝聚著五個年輕人的才華和汗水,黃家駒、陳時安、黃貫中、黃家強、葉世榮。在我看來,它宛如一塊無暇的璞玉,倔強放射著搖滾的光芒,沒有商業的禁錮,沒有迎合,沒有旁人的指手畫腳,只有人性、心靈與音符的碰撞。

1986年,香港人聽的歌大多來自這些歌手:陳百強、梅艷芳、羅文、譚詠麟、張國榮、張學友、呂方、葉德嫻……與此同時,有一個叫黃家駒的青年正帶著一支名為Beyond的樂隊在地下苦苦掙扎,他們嘗遍苦楚飽受挫折,期間有人退出有人加入。

我相信那是一段煎熬和考驗的日子,這也讓越挫越勇的家駒更加頑強。我總用這句話勸自己,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……那年,黃家駒24歲。

1986年,內地,崔健,《一無所有》,自此中國音樂格局發生巨變,屬于中國內地的搖滾樂時代正式開啟,其實1985年崔健已經推出了首張專輯《浪子歸》,很巧,崔健85年也是24。

可惜搖滾樂在之前始終無法融入主流文化,比如最早的萬李馬王。1988年,Beyond北京演唱會召開,黃家駒與崔健有了面對面的交流,他也唱了那首干脆霸氣的一無所有。進入90年代,中國內地的搖滾樂再次轉入地下狀態。搖滾需要發自內心的吶喊,當這種吶喊無法順暢發出時,自然無法再深度發展。

 

再見理想,再見,理想

人這一輩子究竟為什么而活?為功成名就?為財富地位?為彪炳史冊?還是為內心,為理想?好像很難說清。目標和理想的迥異,造成了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沿著不同的路走著不同的步伐。

對黃家駒來說,他選了一條最難最窄的路。以他的才華,批量創作出人們愛聽的小情歌不是難事,比如喜歡你、為了你為了我。

如果妥協市場,他和Beyond都能收獲更多財富和所謂的地位,但偏偏黃家駒視音樂為信仰,他只想寫自己想寫的歌,他只想做自己該做的作品。黃家駒,一個很擰巴的人。

再見理想專輯,黃家駒和Beyond最純粹最原生態的搖滾,共收錄作品13首,今天傳唱較多的只剩下再見理想和舊日的足跡,其他11首被歌迷視作移珠。

在2015年的分享過程中,我發現果然這些早期的佳作知道的人很少,后臺的閱讀人數和轉發數量說明了一切,但這些作品太值得重見天日,每一首都閃著不一樣的光澤。

曾經,一個叫黃家駒的大男孩固執的拿起了《木吉他》,苦難沒有擊倒他的信念,因為他一再拷問自己《誰是勇敢》?回望《舊日的足跡》就像《飛越苦海》,這一路走來《Long Way Without Friends》。《Myth》往往都是《巨人》締造的,他確信命運的《The Other Door》終會打開,雖然需要《永遠等待》。《再見理想》何其難,難的身邊只剩下《Last Man Who Knows You》。我選的路我無悔,即使死,我也要書寫自己的《Dead Romance》!

跟黃家駒的善談一樣出名的,是他的固執。1988之后Beyond為了生存,加大了商業歌曲的創作量,他接受采訪時說,在香港做搖滾必須做的香港化一些,否則大家很難接受,Beyond只能想辦法先被歌迷認可,然后再慢慢讓他們接受那些偏硬的搖滾樂。

今天我們看這些話時格外酸楚,因為僅僅幾年后,黃家駒率領Beyond真的走了,在他們最紅的時期毅然走了,走,只有一個原因,他們想做自己心里的音樂。黃家駒,一個從未跟理想說過再見的人。

 

香港,有自己的搖滾樂

我們今天再次打量《再見理想》這張專輯,發現音樂真是很神奇的東西,沒有昂貴的樂器,沒有專業水準的錄音棚,沒有高科技輔助,憑借黃家駒的嗓音和Beyond真實的彈奏照樣可以直抵人心。

這張專輯聽的多了,你會有一種萬花筒的感覺,粗糙里裹著精致,不同題材不同風格不同味道,那份純粹會動不動突然跳出來戳中你的G點。

受西方搖滾尤其是英倫搖滾的影響,再見理想專輯做了很多大膽嘗試,涉獵了迷幻、藝術、前衛、金屬、朋克等多種曲風,元素和深度雙完美,Beyond像不斷炫技的武林高手,也像一塊塊扔進音樂海洋的厚海綿。

簡單吶喊的《永遠等待》,狂野奔放的《巨人》,帶有異域神秘感的《Long Way Without Friends》,如泣如訴的《Last Man Who Knows You》,藝術絕美的《Myth》,凄涼無助的《再見理想》,拷問人性的《Dead Romance》,感人肺腑的《舊日的足跡》,振聾發聵的《誰是勇敢》,豁然開朗的《The Other Door》,砸碎枷鎖的《飛越苦海》,即興憂郁的《木吉他》,這些過耳難忘的感覺需要用心去體會。

香港,有自己的搖滾樂嗎?答案顯然是肯定的。搖滾這種音樂形式雖然起源西方,但在東方同樣可以存在,也許展現形式會有不同,也許表達方式會稍含蓄,但中國人也能做出自己特色的搖滾樂。

總有人說西方搖滾高于中國搖滾,我想說,任何脫離了地域文化和文明底蘊的粗暴對比都是耍流氓,假如Beyond盲目抄襲西方搖滾最后必然不倫不類。不同的土壤上當然會開出不同的花,音樂不是用來比的,而是用來欣賞和感受的。

 

家駒留下的,是歌和魂

有人問我,你為什么要一首一首的分享Beyond歌曲?我說,黃家駒和Beyond的每首歌都有內涵和思想,假如輕描淡寫或弄個好歌大合集,感覺是在暴殄天物,好東西要慢慢吃,要細細的咂摸滋味。

 

如今他走了,可圍繞著黃家駒這個名字一直是非不斷,我抓過那大把的是非一看,原來與音樂有關的寥寥無幾。有些人高喊著自己是家駒的歌迷,是Beyond鐵粉,但卻對歌曲絲毫不感興趣,他們只要看到哪里有罵戰有排行榜,便會第一個沖過去大開殺戒。

黃家駒留了兩樣東西給世界,一是歌,一是魂。歌中藏著道理和方向,魂中含著信念和精神。你,收下了哪樣?

(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 ?一路有家駒)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黃家駒音樂網 » 《再見理想》專輯,Beyond初期的一塊無暇璞玉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加勒比海盗APP下载